你现在位置:首页 -> 一线风采 -> 专家介绍  
更多>>> 
·徐其君
·石英
·李林
·姜奕
·何学锋
·何文劲
·代爱国
·陈波
更多>>> 
·难以割舍的地质情怀
·劳模风采 苏画——“走出去”虽有风险,
·坚定自己的信念 迈向更远的前方——记四
·平武水晶镇磨河坝矿点行记
·心灵之行—沱沱河踏勘纪实
·站在地质的风景里----莫桑比克之行
·再见,莫桑比克
·唐古拉之风——龙亚拉区调项目大记事
 
唐古拉之风——龙亚拉区调项目大记事
作者:徐刚 胡林 李海 刘子畅  2014-01-24  点击数:5124  [收藏]
 

我今日所做的事远比我往日的所作所为更好,更好;我今日将享受的安息远比我所知的一切更好,更好。

——查尔斯狄更斯

 

狄更斯的话,让我想起了唐古拉项目组在唐古拉所度过的每一天,在这里我们享受工作,享受安息。体会从未有的生命气息。


关于唐古拉,关于龙亚拉

唐古拉

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北部与青海省边境处,东段为西藏与青海的界山,东南部延伸接横断山脉的和怒山。藏语意为高原上的山,又称当拉山,在蒙语中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是青藏高原中部的一条近东西走向的山脉。是怒江、澜沧江和长江的发源地。

龙亚拉工区(4850-6104m

是川西地质队工作环境最为恶劣的工区之一,其地理位置为青藏高原腹地唐古拉山北坡,地貌为西南部高东北部低,区内最高海拔高度为6104m,最低为4850m,平均海拨在5200m以上。工作区属典型的内陆高寒山区气候,气候变化无常,高寒缺氧、干燥,昼夜温差大。空气十分稀薄,空气中含氧量仅为沿海地区的45%55%,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植被异常稀少,没有人类赖以生存和繁衍的最低物质基础和生活条件,被称为生命禁区”。年平均气温为-4.1-10,最高气温20,最低气温-30,昼夜温差大。几乎每天都有刮大风的时候,暖季冰雹频繁,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风、雨、雪、冰雹交加并有雷电袭击,给野外工作带来不便。

           唐古拉项目组队员合影

启程,到达

      2013719早晨8点,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之声、在格尔木项目组全体人员的送别声中,龙亚拉15万区调项目组一行11人踏上了征程。此去龙亚拉,相距格尔木约530km,由于路途遥远,加之早起,队员们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两个从未上过青藏高原的理工大学实习生,一路上兴奋不已,欣赏着沿途的高原风光,时不时的还高歌一曲,表达自己心中的豪迈之情。

13时,到达了五道梁,大家已经饥肠辘辘,在匆匆填饱肚子后,继续奔向了目的地。两位实习生或许是太累了,同时具有轻微的高原反应,失去了上午的兴奋劲。跨越了昆仑山口,穿过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途经五道梁、沱沱河镇、雁石坪镇,经过近9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向上攀升了2000余米,我们终于再次踏上了这片温柔而又严肃的土地-唐古拉。此刻,时针已经指向了1730分。

不知是因为高原反应缺氧还是太久没有和这片土地亲近,队员们都有些不适应,走在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上,步履蹒跚,摇摇晃晃,显得那么的不自然。高原反应最严重的是从未上过青藏高原的实习生曾令旗,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站着已经无法正常的移动了,在队友的帮助下坐在一旁吸氧休息。他的这种反应也让何文劲何工以及全体队员为他深深的捏了一把汗。

接下来就是扎营了,队员们休息片刻就开始了这项工作。在何工的指挥下,大家分工合作,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搬煤炭、搬床、搬各种生活物资、搭帐篷……由于高原十分缺氧,队员们没干几下都已经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但是队员们发扬川西北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牺牲”的战斗精神,经过3个多小时的奋战,终于帐篷搭好,铺好了床铺,生活生产物资归类整理好。此时大家都已经累得坐在了地上,队员们看着彼此因搬煤炭而铺满了煤灰的脸,都路出了雪白的牙齿、会心的笑了。而经过吸氧休息,高原反应最严重的曾令旗也有所好转。                                                                      

 总算较为顺利的安顿完整,吃过简易的晚餐后,队员们都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按理说,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同时安营扎寨十分劳累,大家应该很快进入梦乡。但是,由于驻地海拔太高,植被不发育,十分缺氧,队员们头疼欲裂,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特别是稍微年长的老师傅,如已过五旬的刘勇和40多岁的郝启宏,由于躺在床上太难受,只能斜靠床边闭目养神,聊天来转移注意力,忘记头疼带来的痛苦。进入后半夜,大家终于在半睡半醒中进入了梦乡。

按照计划,我们在到达工区后要休整三天时间,以适应当地的气候,便于尽快开展工作。在经过三天的休整后,我们总算基本适应了这片土地的气候和环境,渐渐的和唐古拉融合在一起了。

野外工作,生活

经过三天的休整后,我们的野外工作总算正式开展了。可能是因为唐古拉责备我们来得太晚,像少女一样耍起了小性子,时而晴空万里,时而狂风大作,时而小雨淅淅,时而大雪纷飞,让我们的工作很难开展。但我们克服种种困难,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但依然有很多意外发生。在一天工作结束后,准备回营地的时候,我们有一辆车陷入了河流之中,车厢内已经充满了水,随行人员和车辆经过几番努力,根本不能移动车辆半步。野外工作组经过简单商议,决定随行车辆和部分队员先回营地报告情况以及寻找救援,另一部分队员在事发地点继续想办法。此时已经下午6点,太阳已经下山,寒风习习,空气温度可能已经低于0℃,不知留在事发地的队员们能否抗住寒冷的考验。

何工得知情况后迅速做出反应,由他带领队员带上开水及干粮赶往陷车地进行支援。由刘勇留在营地向当地的藏族同胞请求援助。而此时已经晚上7点,天也开始逐渐的暗了下来,要在黑夜中行走在藏北无人区,要冒着陷车的危险前行,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在迅速集结完热心的藏族同胞,第二批支援队伍迅速的赶往了陷车地点。

数不清多少次的陷车推车后,第二批救援队伍终于在晚上十点四十到达陷车地点,而此时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空气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藏族同胞通过实地勘查后,立即建议项目组全体成员先撤回营地,放弃救车。经过简单的商议后,项目组决定人员先撤回。

要回到营地,必须要先趟过河流。这样寒冷的夜,高原上河流的水是如此的刺骨,当队员们把脚放进河流中的时候,脚和小腿就像刀子划过一样疼痛。大家忍受着寒冷,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趟过湍急的河水,此刻大家的心却是充满着暖流。在这陷车事故中,队员们齐心协力,在何工的合理指挥下,在藏族同胞的鼎力相助下,做到了零损失、零受伤。

时至九月下旬,项目组化探人员来到了龙亚拉,准备完成化探采样工作。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所有地质人员也投入到化探采样中。在海拔超过5000m的唐古拉,空手走路都气喘吁吁,还要背样,在这样的海拔上,负重40斤以上行走,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项目组成员充分发挥了川西北人的“ 三特”精神,自己跑线、取样、背样的工作。每天工作回来,虽然大家都十分劳累,仍坚持清理好样品才休息。采样人员中有两位老同志已经年过五旬,每当队员们坚持不下来的时候,想想这两位老同志仍然在坚持,大家也都继续坚持下去了。年过五旬的吴德敏说:“小伙子们些,挺一挺,再坚持一下就过去了。”正是他这样朴实的话激励着我们,让我们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化探工作。

地质队的野外工作是十分辛苦的,野外生活是十分乏味的。饭后闲聊成了最常用的休息方式。队员们斜靠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聊得最多的是地质队的野外生活和工作,而通常都是老队员讲述他们近20年的地质工作,反复的聊反复的听,依旧津津乐道。或许再过二十年、三十年,就该我们这群年轻人给下一代地质人讲述这些故事,将地质人的精神传承下去。

唐古拉之中秋

进入九月份,唐古拉的天气变得十分恶劣,大雪已经覆盖了所有超过5200的山峰。919日,迎来了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这一天,营地笼罩在节日的气氛中。远在唐古拉山的地质工作者们,不能和家人团聚,只能通过电话向远在家乡的亲人述说着思念之情。这一天,听着父母的唠叨和嘱咐、与爱人说着情话、感受孩子的对父亲的思念,让我们的思乡之情更加的浓烈。这一刻,我们是不懂事的孩子,是温柔的丈夫,也是慈祥的父亲。

中秋佳节,虽然不能和我们的家人团聚,但我们依然是幸福的。因为我们地调所是一个大家庭。地调所项目检查组带来了川西北队对战斗在一线的同志们节日的问候。

在忙碌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准备好了简单又丰盛的晚餐。此时,我们通过电话,联系到了所有地调所战斗在一线的同志们,龙亚拉项目组全体成员、河西项目组全体成员、德令哈项目组全体成员、治多项目组全体成员、牙扎康赛项目组全体成员、西藏江孜项目组全体成员、云南项目组全体成员等,在整齐的口令声后,我们一同举杯,共邀明月。这一刻,仿佛我们都聚在一起,地调所大家庭的所有成员团聚在此。

收队,回格尔木

经过两个多月,78天的艰苦奋战后,项目组终于顺利完成了龙亚拉1:5万区调2013年所有的野外工作。项组决定104日收队回格尔木。到此时,项目组笼罩在既兴奋又惆怅的氛围中。兴奋的是我们可以回格尔木跟“家人们”团聚在一起了,按刘勇的话:“在格尔木,喘气也要匀均一点嘛。”惆怅的是,到了和美丽的唐古拉说再见的时候了,她是位美丽的姑娘,时而任性发脾气,时而又温柔如水;他是位勇敢的武士,考验我们的坚强毅力,给我们有利的臂膀,让我们心中充满无尽的豪气。虽然这样,但是仍然抵挡不住回家的诱惑。

4日凌晨5点,收拾好行囊,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雪,诉说着唐古拉的不舍之情。此时,只能对着亲爱的姑娘——唐古拉,说:“保重,明年再见!”

结束语

投身地质事业,行走在祖国的大好河山,找寻的不仅仅是深埋地底的矿产,更是找寻我们生命的意义。生命中会遇到无数过“唐古拉”。但正是唐古拉给了我无尽的勇气,让我前行,找寻生命的意义。我们将会继续发扬川西北的“三特”精神,将地质人精神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地调所:徐刚  胡林  李海  刘子畅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或需要咨询的信息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9 cxbdz.com All Right Reserved @川西北地质队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或需要咨询的信息请联系我们!

四川省地矿局川西北地质队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蜀ICP备10032945号 技术支持:川西北地质队
网站浏览总人数: 四川省地矿局川西北地质队

分享到: